今天是: 首页电子地图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首 页  客家动态 客家研究 客家人物 客家风情 客家文苑 客家经济 客家县区 客家大观园 客家论坛 牵手客家 联系我们
 
客家会之窗
专题介绍
惠州市客家文化系列活动开幕式晚会主持词
惠州市客家文化系列活动闭幕式文艺晚会主…
弘扬客家精神:参观叶挺故居和崇林世居
缘定七夕:万人相亲大会
惠州市政协副主席谢仕强在惠州客家文化论…
济济一堂论客家:惠州市客家文化论坛
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新林
惠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新林
原广东省委常委黄浩
当前位置:惠州客家 > 客家风情 > 客家方言
客家方言
关键字:
河惠“本地话”概略

河惠“本地话”概略

论文摘要:本文介绍东江流域濒危状态的“本地话”的分布,并以古今对照的方式,列表介绍了6个代表点的语音系统,概括了这群方言的一些语音特征。在各项语音特征比较的基础上,认为粤中惠州、河源一带的“本地话”仍应该看作是客家话的一种地域变体,但是局部地受到了粤语的渗透影响。

作者简介:严修鸿、男、汉族、籍贯福建武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复旦大学文学博士

课题资助:本文获“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科研处2007年度青年项目:粤中方言研究”资助

一、绪论

(一)河惠本地话的分布

在现今河源市、惠州市辖境范围内,除了常见的兴梅,惠阳口音的大宗客家话之外,还分布着一种其系属尚有争议的“土话”群。经过研究发现,粤中地区的“本地话”多数地点与近代迁自梅州地区的晚近客家话在方言本质属性上是同中有异的,分布在东江流域的惠州、河源及韶关三市11县。根据刘叔新2007[①],侯小英2008[②]收集,这种方言的分布于:

1,  惠州市区及郊区沥林、水口、马安、平潭、横沥、芦洲。

2,  博罗县:主要分布于南部东江北岸,如罗阳(县城)、龙溪、龙华、湖镇、横河、杨村、公庄、观音阁等镇;

3,  惠阳区:与惠城区相邻的平潭、镇隆等镇有少数村落使用本地话;

4,  惠东县:分布于多祝镇的三胜、明溪,大岭镇的大埔、蕉田等少数村落。

5,  龙门县:本地话主要分布于东南部的平陵、路溪等乡镇;

6,  源城区、东源县:以本地话为主流,主要分布在市区及灯塔、船塘,康禾等地。

7,  龙川县:南部的老隆(县城)、佗城、附城、义都、四都、鹤市、通衢等处于东江两岸的乡镇。

8,  紫金县:西部靠近河源市区的临江、古竹、柏埔、义容、黄塘等乡镇有不少村落的居民使用。

9,  连平县:南部与东源县、新丰县毗邻的忠信、油溪、三角、大湖、绣缎、高莞、隆街、田源、溪山等乡镇。

10,  和平县:东南部的林寨、东水镇大部分及彭寨、古寨等镇的部分村落。

11,  韶关市新丰县:本地话(“水源话”)主要分布于东部的马头、石角和大席三个乡镇,丰城及梅坑镇也有部分居民使用。

在整个粤中区域,随着晚近移民的迁入,常见的梅州及惠阳口音的客家话的使用人口占了上风,这点刘叔新2007,第7页,有相应的描述:“它们(本地话)分布在客家话流行地区,每一种土语都像一个岛,受着客家话海洋的包围”。在这种情势下,河惠本地话的使用出现了逐渐萎缩的趋势,可当作濒危语言来对待。就“本地话”与一般意义上的客家话的形势对比,侯小英2008[③],有一个总结:

“除了以上所列以本地话占优势的地区之外,其他大部分区域都是以客家话为主流。从通行范围和使用人口来看,整个东江中上游流域客方言的势力应强于本地话。除了惠州市惠城区、河源市源城区和东源县以本地话占主流外,其他地方几乎均以客家话为强势。即使是本地话为主的惠城、源城、东源地区,客家话也基本畅通无阻。这些地方如今本地人和客家人(此处特指一般意义上的客方言的使用者)杂居现象多见,本地话和客家话一并通行。而在龙川、紫金、连平等以客家话占明显优势的县区,本地话流行的地方也同样通行客家话,有不少以本地话为母语者(主要是中老年人)不仅能听、甚至也能说客家话”。

(二)语言归属的争议

粤中是历史开发很早的地区之一,然而关于这里的方言发生、更替、融合的历史还不甚清楚,各种争议都有。常见的观点,是把这一带方言当作客家话来看待的(黄雪贞1987[④][⑤],周日健1990[⑥],詹伯慧、张日升1990[⑦]),但有个别学者把这一带方言看作粤语(刘叔新1993,2007[⑧]),也有人认为既不是粤语,也不是客家话(李新魁1994[⑨]),当作属性未明的方言。

近年来,在一些互联网社区也有少部分网友不断提出惠州话非客家话的说法,这些言论在深度、资料掌握方面尚未超越刘叔新先生。多数只有断言,而无论证;只有感觉、认同,而无条目比较;只有个别词语罗列而无系统归纳;只有拉虎皮做大旗,而无自己的见解;只有口号式的呐喊,而无条分缕析耐心说服。只有政治斗争式的焦躁,而无科学说理的理得心安。惠州市现在大力倡导客家文化,必须对类言论作出澄清,以清晰的语言事实与明白的历史语言学分类方法来阐明立场。本文坚持,只有从理论上交代清楚,方可说服民众理解为什么要把把惠州话划为客家话的语言学根据,并且进一步理解语言属性上的共性,是历史上文化同源的结果。也在余论总结部分阐明,为什么当地的族群认同与语言属性判断上出现矛盾,指出:认同不能用来替代语言的属性分析来作为判断大方言之间的分类的标准。

      有关粤中方言“本地话”调查研究的专著共有4部,一部是周日健的《新丰方言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0年),对新丰客家方言作了较为深入的调查研究,提供了县城和水源两种口音的材料。李如龙、张双庆主编的《客赣方言调查报告》(厦门大学出版社,1992年)涉及到了全国17个客家方言点,其中河源属于粤中地区,该书提供的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的材料都比较精要。第3部《惠州方言志》(刘若云 广东科技出版社1991)。第四部是《东江中上游土语群研究---粤语惠河系探考》(刘叔新,2007,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除此之外,已经公开发表的有关粤中方言的专题论文共10篇左右,涉及到的方言点有新丰、惠州、连平等,都是对单点方言的语音、词汇或语法的个案研究,显得零星而不成系统。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方言有两部学位论文值得注意,一篇是山东大学张文科的《广东紫金畲声研究》,硕士学位论文,2005年,报告了紫金的“本地话”。另一篇是厦门大学侯小英的《东江中上游本地话研究》,博士学位论文,2008年,该论文全面地调查东江本地话六个方言点,每个地点收集了4300多个语音、词汇项目,是目前最为完备的研究成果。

2004-2006年间,我参加了“中国汉语方言地图集”的调查研究计划,负责惠州、河源地区的调查。确定调查点时,我有意以研究比较薄弱的“本地话”作为调查地点,根据计划收集了惠州(沥林镇)、博罗县横河镇、东源县骆湖镇、和平县大坝镇、连平隆街镇、龙川县佗城镇等六个本地土话的语料,其中河源有将近4000个条目(3500个语音项目,500多个词汇语法条目),其余四地则分别有1000左右的条目(语音426条,词汇482条,语法60余条)。本文以此为基础,来概略地介绍这里方言的结构,特征,以及系属问题,追溯“本地话”历史源流。

二、河惠6点本地话声韵调对照表

为了看出6个地点的语音同异的概貌,便于阅读下文的比较材料,先将6个方言点的声韵调列表对照。对照以中古音的语音框架为背景,方便以古驭今,了解语音演变源流脉络。

(一)本地话6个地点古今声调对照表

1

例字

今调类与调值

博罗6调

惠州7调

河源6调

连平6调

龙川6调

和平5调

多该灰三

阴平33

阴平44

阴平44

阴平44

阴平44

阴平33

龙门

甜糖

阳平53

阳平11

阳平53

阳平35

阳平53

阳平45

火好

上声35

上声35

上声55

上声13

上声35

上声13

次浊

老五

软买

           

全浊

坐柱

去声21

阴去13

去声11

去声41

去声31

 

近淡

         

阴平33

件罪

           

二外

阴平33

阳去31

阴平44

阴平44

阴平44

 

谢树

           

嫁做四笑

去声21

阴去13

去声11

去声41

去声31

阳平45

笔脚

阴入5

阴入5

阴入5

阴入35

阴入35

阴入45

热月

白十

阳入2

阳入2

阳入1

阳入3

阳入4

阳入3

(二)本地话6个地点古今声母对照表

2

古清

例字

博罗16声

惠州18声

河源17声

连平17声

龙川19声

和平17声

全清

搬帮兵八

p

p

p

p

p

p

次清

派怕

ph

ph

ph

ph

ph

ph

全浊

爬皮笨病

次浊

眉木妹满

m(mb)

m(mb)

m

m

m

m

次浊

蚊问万

全清

放法

v

v

f

f

   

分风

x

f

h

h

   

次清

蜂副

       

f

f

v

v

f

f

   

全浊

饭肥

           

x

f

h

h

   

全清

冬店答带

t

t

t

t

t

t

次清

贪天塔托

th

th

th

th

th

th

全浊

潭淡大毒

次浊

泥南

l

n

n

l

n

n

 

(nd)

       

(Ng)

n

N

N

N

 

次浊

(Ng)

 

N

ŋ

ŋ

ŋ

j

(ndz)

       

l

         

次浊

雷龙林楼

l

l

l

l

l

l

全清

高交急

k

k

k

k

k

k

锯叫

         

ts

次清

亏溪刻

kh

kh

kh

kh

kh

kh

tsh

开客壳

x

x

h

h

h

h

去气

ʃ

s

v

v

f

f

f

f

全浊

棋近共局

kh

kh

kh

kh

kh

kh

桥茄权

tsh

兄血

       

ʃ

s

好孝

x

x

h

h

h

h

 

f

       

花火

v

v

f

f

f

f

全浊

红/户

 

x/f

       

鞋盒后

x

x

h

h

h

h

       

ʃ

s

黄还换

v

v

v

v

v

v

次浊

熬瓦硬

ŋ

ŋ

ŋ

ŋ

ŋ

ŋ

银蚁

(Ng)

(Ng)

       

鱼月

j

(ndz)

       

次浊

人二

(Ng)

(Ng)

N

ŋ

ŋ

N

软肉

j

(ndz)

       

j

j

0

z

0

0

全清

摘罩

       

ts

ts

张竹

ts

ts

ts

ts

 

全清

章纸只

           

次清

       

tsh

 
 

       

tʃh

 

次清

车春出尺

tsh

tsh

tsh

tsh

 

tsh

全浊

       

tsh

 

长锤直

       

tʃh

 

全浊

城树十

           

全浊

蛇舌顺船

s

s

s

s

ʃ

s

书烧身水

           

tsh

tsh

tsh

tsh

tʃh

tsh

全清

租尖做走

           

全清

庄争找

ts

ts

ts

ts

ts

ts

次清

清菜次寸七

           

次清

初抄插策

tsh

tsh

tsh

tsh

tsh

tsh

全浊

锄床

           

           

心想三雪

s

s

s

s

s

s

师山双生

           

全浊

祠寻松谢袖

tsh

tsh

tsh

tsh

tsh

tsh

次浊

围王

v

v

v

v

v

v

有远袁

           

次浊

油样叶夜

j

j

0

z

0

0

全清

影腰

           
 

一鸭暗音

0

0

0

0

0

0

v

0

0

0

v

v

声母说明:

惠州与博罗鼻音声母在比较高的元音前,实际音值为鼻冠音,博罗有mb(明微母) ŋg(疑日母)两个变体,惠州有mb(明微母) ŋg(疑日母)、nd(泥母圆唇音前)、ndz(疑日母后接元音为i(y)+韵腹+韵尾)条件下等四个变体。例如:

3

微明

博罗

惠州

泥母

博罗

惠州

mbɔn33

mbun31

lɔn33

ndun31

mbu21

mbu13

loŋ53

nduN11

mbiɛn33

mbiEn31

     

mbɐk2

mbiak2

     

mbok2

mbuk2

     

疑母

博罗

惠州

博罗

惠州

ŋgu35

Ngu35

ŋgi53

Ngi11

jy55

ndzy11

ŋgi33

Ngi31

ŋgɐu53

Ngiau11

ŋgiɛt2

ndziEt2

jyɔt2

ndzyt2

jiɔn21

ndzyn13

     

jiok2

ndziuk5

(三)本地话韵母的古今对照表

韵母数量:博罗52个;惠州50个;河源48个;连平50个;龙川52个;和平51个。

果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果开一

多歌

ɔ

ɔ

ɔ

ɔ

ɔ

o

果合一

磨坐过火

           

果开三

yE

 

果合三

       

ɔ

 

果开一

我/大荷挑担

ɔi/ ai

ɔi/ai

ɔi/ai

ɔi/ai

ɔi/ ai

ai

假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假开二

爬茶嫁牙

           

假开三

车遮

a

a

a

a

a

a

假合二

瓦花

           

假开三

写谢/夜也

iE/ia

ia

ia

ia/a

ia

iŒ/ia

遇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遇合一

谱路古苦

         

¬

遇合三

府/芋

u

u

u

u

u

¬/i

遇合一

租/五

   

u/m

u/m

ɿ/m

/m

遇合三

猪书柱树/锯去

y/ i

y

y

i

y/i



遇合三

鱼/余区雨

y/i

   

i

y

i

遇合三

y

ui

ui

ui

 



遇合三

初锄











o

蟹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蟹开一

           

蟹开二

排戒派/买柴街鞋

ai

ai

ai

ai

ai

ai

蟹合二

怪快

           

蟹开一

袋菜该盖开

           

蟹合一

赔妹对灰/外

ɔi

ɔi

ɔi

ɔi

ɔi

oi

蟹合三

           

蟹合二

a

a

a

a

a

a

蟹开四

米剃泥西鸡溪

       

ɛi

Œi

蟹开三

ɛ

Ei

iE

ɛi

   

蟹合三

           

蟹合一

雷碎

ui

ui

ui

ui

ui

¬i

蟹合四

   

iE

 

ɛi

 

止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止开三

皮寄二四眉地梨棋几衣

     

i

 

i

止开三

戏气纸迟试/儿

i

i

i

i/u

 i



止开三

字祠丝

     

i

   

止开三

师柿

ɛ

Ei

iE

ɛi

ɿ

ɿ

止开三

y

i

u

u

   

止合三

亏醉吹水鬼围

ui

ui

ui

ui

ui

¬i

止合三

飞肥

i

i

i

     

效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效开一

宝讨老早高熬好

au

au

au

au

au

au

效开二

饱罩找抄交孝

           

效开三

照烧

           

效开三/四

桥叫

iɐu

iu

iau

iɔu

   

效开三

表笑腰

       

iau

iŒu

效开四

钓料浇

           

流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流开一

豆楼走钩后厚

ɐu

iau

i

əu

ɛu

əu

流开三

愁瘦浮牛

           

流开三

流酒抽皱手九有

iu

iu

iu

iu

iu

iu

流开一/三

母/副

u

u

u

u

u

¬

咸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咸开一

贪南胆淡蓝三敢

   

am

am

am

am

咸开二

咸衫

am

am

       

咸开一覃

潭/蚕

   

m

ɛm/am

ɛm/ am

Œm

咸开一覃

含/暗

ɐm

am/iam

am/m

ɛm

am/ ɛm

am/Œm

咸开三/四

尖盐严/店甜

iɐm

iÃm

iam

iam

iɛm

iŒm

咸开三/四

欠/嫌

       

iɛm/ɛm

am

咸合三

am

an

am

am

an

an

咸开一/二

搭踏塔/插鸭

ap

ap

ap

ap

ap

ap

咸开一

ɐp

ap

p

ɛp

ɛp

Œp

咸开三/四

接叶/贴

iɐp

iÃp

iap

iap

iɛp

iŒp

咸合三

ap

at

ap

at

at

at

深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深开三

音林心寻深

im

im

im

im

im

im

深开三

ɐm

 

ɔm

ɛm

ɛm

Œm

深开三

立十急

ip

ip

ip

ip

ip

ip

山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山开一

汗安

ɔn

ɔn

ɔn

ɔn

ɔn

on

山合一

半满短暖酸官换

           

山开一二

炭兰/山间板颜

an

an

an

an

an

an

山合二/三

关还/饭万

           

山开三

面联线/扇

   

iɛn

iɛn

iɛn/ɛn

ien/en

山开/合三

建/权

iɛn

iɛn

yɛn

iɔn

iɔn

on

山开四

面天年莲烟/肩

   

iɛn/an

iɛn/ɛn

iɛn/in

ien/en

山合三

传砖/船

yɔn/ɔn

n

n

n

n

on

山合三

软/铅

iɔn/yɔn

yn

yɛn

iɔn/ɔn

iɔn

ion

山合三/四

园远/县

yɔn

   

ɔn

 

ion/ien

山开一二

辣/八杀

at

at

at

at

at

at

山合二三

刮/罚

         

ot/at

山合一

at

t

t

t

t

ot

山开/合一

割/拨脱

ɔt

         

山开三四

舌/结

       

ɛt/iɛt

et

山开三四

热/节切

iɛt

iɛt

iɛt

iɛt

iɛt

iet

山开三

       

ɛt

ot

山合三/四

雪/血

   

yɛt

iɔt

iɔt/ɔt

iot/et

山合三

yɔt

yɔt

yɛt

iɔt

iɔt

iot

臻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臻开一

根/恩

in/iɛn

iEn

in/an

ɛn

in/ɛn

en

臻开一

ɐŋ

an

an

an

ɛn

an

臻开三

民新身近/银

in/iɛn

in

in/an

in/ɛn

in/ɛn

in/en

梗开三

ɐŋ

En

in

in

in

in

臻合一/三

嫩/问

 

un

un

un

   

臻合一

门寸孙

ɔn

ɔn

ɔn

ɔn

un

¬n

臻合一/三

墩滚温/笋顺分军

un

un

un

un

   

臻合三

闰/云

iun

iun/un

iun/un

 

iun

i¬n

臻开三

笔七一

it

it

it

it

it

it

臻合一

骨/出

ut

ut

ut

ut

ut

¬t

宕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宕开一唐

帮糖糠

           

宕开三阳

张长装床章唱

ɔŋ

ɔŋ

ɔŋ

ɔŋ

ɔŋ

oN

宕合一唐

光黄/放防王

           

宕开三阳

浆想姜/

iɔŋ

iɔŋ

iɔŋ

iɔŋ

iɔŋ/ɔŋ

ioN/oN

宕开三养

痒样

     

ɔŋ

iɔŋ

ioN

宕开合一

恶托/郭

ɔk

ɔk

ɔk

ɔk

ɔk

ok

宕开三药

削/药

iɔk

ik

ik

iɔk/ɔk

iɔk

iok

江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江开二

撞讲

ɔŋ

ɔŋ

ɔŋ

ɔŋ

ɔŋ

oN

江开二

N

uN

uN

江开二

剥角壳学

ɔk

ɔk

ɔk

ɔk

ɔk

ok

曾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曾开一

灯僧肯

ɐŋ

iaN

an

ɛn

ɛn

en

曾开三

冰升

ɐŋ

En

in

in

in

in

曾开一

北墨刻/贼

ɐk/at

iak

at

ɛt

ɛt

et

曾开三

侧色

ɐk

         

曾开三

力直织

ɐk

Et2

it

it

it

it

曾合一

ɐk

k

at

ut

ɛt

et

梗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梗开/合二

冷生梗硬争耕/横

梗开三

           

梗开三

ɐŋ

En

in

in

in

in

梗开三

柄病井/镜

iɐŋ

iaN

iaN

iaN

 

iaN/aN

梗开三

轻/影

iɐŋ

iaN

iaN

iaŋ/aŋ

 

aN/ iaN

梗开三

ɐŋ

En

in

in

iaŋ

 

梗开四

顶/零

 

En/iaN

iaN

iaŋ

 

iaN

梗开四

iɐŋ

iaN

iaN

iaŋ

   

梗开四

ɐŋ

En

   

in

 

梗合三

   

in

in

¬N

梗合三

iɐŋ

iEn

   

in

in

梗开二

百拍拆客麦摘/策

ak

ak

ak

ak

ak/ɛt

ak/et

梗开三

尺只

       

ak

ak

梗开四

壁锡

iɐk

iak

iak

iak

iak

iak

通摄

摄唇等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通合一东

东懂冻动通

uN

uN

¬N

通合一董

桶聋粽公冬脓

           

通合三东

风中虫宫松肿共龙蜂/雄

uN

uN

uŋ/iuŋ

¬N

通合三用

ioŋ

iuN

iuN

iuŋ

i¬N

通合一屋

木谷哭毒

ok

uk

uk

uk

uk

¬k

通合三屋

菊烛局竹绿足

           

通合三屋

iok

iuk

iuk

iuk

iuk

i¬k

三、6个地点的语音比较

(一)声调特点

1,声调格局异同

参考表1,多数地点6个调,清上、清去独立成调,古浊上字归并到去声或阴平,浊去字归并到阴平,而平、入则各按古代声母的清浊各分阴阳。其中古浊去字多数地点读为阴平(惠州有7个调),惠州阳去还保留,反映了这个方言群的早期声调格局。和平只有5个调,是邻县龙川6个调基础上,原先读阴去与阳平进一步合并的结果。

2,浊去字归并到阴平

这个特点少见于周边的方言(赣西南的大余客家话却有这个特点,参李如龙、张双庆主编1992),这是这群方言内部关系密切的一个证据。树=书,洞=通: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树-书

sy33

sy31-sy44

sy44

si44

ʃy44

s33

洞-通

thoŋ33

thuN31-thuN44

thuN44

thuŋ44

thuŋ44

th¬N45

3,调值共性

阴平多数是中平调,上声多数是升调,阴去多数是低降调,入声多数阴高阳低。调值差异比较大是阳平,有三个类型:高降的博罗、河源、龙川,低平的惠州,高升的连平与和平。

上声为升调,入声为阴高阳低,这个特点与广州话相同。刘叔新先生把惠河本地话当作粤语的主要证据。在方言的划分中,调值是不重要的参数,尤其在粤客这种大方言之间比较时,调值的重要性远远不如调类的分合类型。

4,有5个地点浊上字的口语用字读如阴去调,例外是处于这个方言群北端的和平读阴平[⑩]

具有这个调类分化的特点的方言分布在粤中、粤北,一直延伸到赣南的大余。有关这个特点,笔者曾经专门论述,认为这是西线客家话的重要特征。如下是严修鸿2004[⑪]的论述:

大余、河源等地古浊上字调类分化的模式

赣西南的大余(李如龙、张双庆1992[⑫]),南康、粤北的连平、始兴(黄雪贞1987a[⑬])、南雄县乌迳(庄初升2002根据万波的记音稿邮告),粤中的河源(李、张1992)、惠州(黄雪贞1987b,詹、张1988[⑭])等这一块相邻的方言区的古浊上字往往读为阴去而不是归阴平:

浊上A类字:古浊上常用字不分全浊次浊归阴去调(以下简称为浊上A类字):

 

梅县

1/56

1

1

1

1

1

1

1

1

1

1/3

1

1

1

1

1

1/3

大余

5/1

5

5

5

3/5

5

5

5

5

5

5/3

5/3

5

5

5

5*/1

5/3

河源

5

5

5

5

5

5

5

5

5

5

5

5

5

5

5

5

5/3

梅县点古浊上归为阴平的,在大余以及河源就归为阴去!可惜,李如龙、张双庆主编1992并没有就此问题进行探讨,195页只一句话提到:“河源部分浊上字读归清去字(5调)”。大余却被忽略了。

像河源、大余这样的浊上字的归并方式的还有惠州、连平、始兴,南康、南雄乌迳。

惠州:老lau5、尾mi5、马ma5、美mi5、买mai5、鲤li5、懒lan5、两liCÐ5、惹Âia5、

软nyEn5、野jia5、养iCÐ5、坐tshC5、徛[足氏] khi5、被phi5、弟thiE5、舅khiu5;又据詹、张1988,惠州这类字还包括:乳zui5、断thCn5、淡tham5、耳Ði5、舞mu5、码ma5、也za5、冷laÐ5、肾鸡~:鸡肫khin5、上siCÐ5、下ha5/36、晚man5、艇thiaÐ5、鲩van5、鳝sen5、槛khiam5、妗kim5、满man5、礼li5等。

连平:尾mi5、马ma5、美mi5、鲤li5、惹Âia5、野½a5、坐tsho5、徛[足氏] khi5、被phi5、

柱tshi5、舅khiu5、我Ðoi5、你Âi5、妗khim5

始兴:软ÂiC)5、件t»hiE)i5、柱tshu5、舅t»hiu5

南康:冷la)5、岭lia)5、徛[足氏] khi5

南雄乌迳:坐tsHo5、马mƿ5、社þiƿ5、杜tHu5、苎tþHy5、被(~子)pHi5、买mai5

你Ƥi5/m5、厚hE5、重(轻~)tþHi«N5(庄初升2002邮告)

就大余,惠州,河源三点的特殊归调,沙加尔1998亦曾对比过“马买暖鲤懒咬网耳两卵瓦五”几字的读音。

浊上B类字:全浊上的非口语常用字与一部分次浊上字分两路走,前者归阳去(大余是混入

阳去后与阳去一起再归到阴平),后者归上声(以下简称为浊上B类字,全浊上者为B1,次浊上为B2)。

 

梅县

56

56

56

56

56

56

56

3

3

3

3

3

3

大余

1

1

1

1

1

1

1

3

3

3

3

3

3

河源

6

6

6

6

6

6

6

3

3

3

3

3

3

惠州

6

6

6

6

6

6

6

3

3

3

3

3

3

乌迳

6

6

6

6

6

6

6

3

3

3

3

3

3

大余点全浊上归阴平者与河源归入阳去的那类相当,大余无阳去调,浊去字一律归入阴平:论lC)1,豆thQ1,用iÈÐ1。连平:件khian56,始兴:件khian56,南康:t»hiEn56。

从所列举材料可知,大余、河源、惠州等地的客家话古浊上字的分化道路是个少数派,与其他多数客方言点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同。但本质上仍有其同一的方面----都是全浊上和次浊上不分,另归做一个调。不论全浊上还是次浊上都是各有两路的分化方向,就全浊上而言一般表现为文白读的分歧。凭着这个特点还是可以归入客家话而与其他方言相区别:粤语和吴语的多数方言点以及闽语的部分点(如潮汕)是阳上的调类依然独立,北方话是次浊上与清上同流,全浊上与全浊去同流。沿海闽语(福州厦门)虽然情况相似,但某字归类的范围与客家很不一致(“耳雨远老卵蚁五雨两(~个)引(男阴,考释参严2002[⑮])”归阳去而“领岭暖买尾冷马软忍两(斤~)”则归上声,与客家几乎正好相反)。另外,在地理上这些方言点(惠州,大余,南雄等)与其他客家话点连成一片,就其他音韵词汇特征而言也是与客家话的本质共性多。

因此,河惠本地话次浊与全浊上声的口语用字调类归入阴去,也是客家话历史的一部分,反映的是西线客家的音韵发展,自赣南西部的大余、南康,到南岭的南雄、粤中等地,地理上联成一片。

5,         次浊声母字不完全读同阳调,有些字与清声母字同调

次浊声母属于浊声,声带颤动,但是发音强度比一般的浊音又要弱一些,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客家话部分次浊声母字在归调的时候发生了分化,一部分字读阴调。这个现象,在粤语比较少见,而在客家则是相当广泛地存在。客家话的情形,详细请参考刘纶鑫1998[⑯]

个别字次浊平声5个地点比较一致地读阴平,与兴梅及惠阳客家话相同。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mau53

mau11

mau53

mau44

mau44

mau33

mbun55

mbun44

mun44

mun44

mun44

m¬n33

loŋ53

luN44

luN44

luŋ44

luŋ44

l¬N33

粤语区次浊上与全浊上同读,未出现读如阴调的分化,而本地话则出现分化,如客家话的表现。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ŋa35

Na35

Na55

ŋa13

ŋa35

Na13

ŋgu35

Ngu35

m55

m13

m35

m13

mbɛ35

mEi13

miE55

mɛi13

mɛi35

mŒi13

lau35

lau35

lau55

lau13

lau35

lau13

jy21

jy13

y11

zi41

y31

i13

mbu21

mbu13

mu11

mu41

mu31

m¬33

jiɔn21

ndzyn13

ŋyɛn11

ŋiɔn41

ŋiɔn31

ŋion33

jiɔŋ21

jiN13

iN11

zɔŋ41

iɔŋ31

ioN33

laŋ21

laN13

laN11

laŋ41

laŋ31

laN33

部分地点(龙川)的个别次浊去声归做阴去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mbɔi33

mi31

mi44

mɔi44

mɔi31

moi45

mbiɛn33

mbiEn31

miɛn44

miɛn44

miɛn31

mien45

mbɔn33

mbun31

mun44

mun41

mun31

m¬n45

部分次浊声母入声字读如阴入,如同客家话: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mbok2

mbuk2

muk1

muk3

muk35

m¬k45

ŋɡit5

ŋɡit5

Nit5

ŋit35

ŋit35

Nit45

jiok2

ndziuk5

Niuk1

ŋiuk35

ŋiuk35

ŋi¬k45

6,阴入未分化,如同客家话

汉语方言的入声,一般是按照声母的清浊分化为阴入与阳入两个调,而粤语各片多数入声出现了重新分化,珠江三角洲的粤海片与四邑片、高阳片都有三个入声调,古代清入字则依据韵母的松紧分化为两个阴入调,粤语以广州为例,客家话以梅县为例,试比较:

例字

广州

梅县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pɐt5

pit2

pit5

pit5

pit5

pit35

pit35

pit45

pat3

pat2

pat5

pat5

pat5

pat35

pat35

pat45

pak2

phak5

phak2

phak2

phak1

phak3

phak4

phak3

这个阴入分化的创新,是粤语的重要特征,而本地话却大相异趣。这点上却与梅县等地客家话一致。本地话入声的调值阴入高,阳入低,保留了汉语早期清浊分调时最初的阴高阳低的格局。

7,博罗小称调

       博罗一地,有丰富的小称调,平声变为高平调,去、入声字则为35,上声字则不出现小称调。举例如下:

平声:样般loŋ33mbɔn55,月光jyɔt2kɔŋ55,角椒kɔk5-2tsiɐu55,菇ku55,猴哥xɐu53kɔ55,

蚊mbun55,茄khiɛ55,砖tsyɔn55,鱼jy55番薯van33sy55

去声:粽tsoŋ35锯ki35豆thɐu35芋xu35袋thɔi35磨mbɔ35

入声:贼tshat35 ,麦mak35,雀tsiɔk35,萝蔔lɔ53phɐk35

博罗的小称调,有可能是粤语影响渗透的结果。

(二)声母特点概略

1,             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者一律送气

全浊声母指中古汉语的浊塞音、浊塞擦音和浊擦音声母,包括並母、奉母、定母、澄母、从母、邪母、床母、禅母、群母和匣母等。河源、惠州本地话也向多数汉语方言那样经历了清化过程,结果是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者一律读送气音声母。例如:

平声

pha53

pha11

pha53

pha35

pha53

pha45

tham53

tham11

thm53

thɛm35

thɛm53

thŒm45

khiɛn53

khiEn11

khyɛn53

khiɔn35

khiɔn53

tshon45

tsha53

tsha11

tsha53

tsha35

tsha53

tsha45

上声

笨(厚)

phɔn21

phn13

phn11

phɔn41

phun31

ph¬n45

tham21

tham13

tham11

tham41

tham31

tham33

khin21

khin13

khin11

khin41

khin31

khin33

tshy33

tshy13

tshy11

tshi41

tʃhy31

tsh33

去声

phiɐŋ33

phiaN31

phiaN44

phiaŋ44

phiaŋ44

phiaN33

thoŋ33

thuN31

thuN44

thuŋ44

thuŋ44

th¬N45

khoŋ33

khuN31

khuN44

khuŋ44

khuŋ44

kh¬ŋ45

tshɔŋ33

tshN31

tshN44

tshɔŋ44

tshɔŋ44

tshoN33

入声

phak2

phak2

phak1

phak3

phak4

phak3

thok2

thuk2

thuk1

thuk3

thuk4

th¬k3

khok2

khuk2

khuk1

khuk3

khuk4

kh¬k3

tshɐk2

tshEt2

tshit1

tshit3

tʃhit4

tshit3

这个特点,与客赣方言一致,而与多数粤语不同。粤语的粤海片是平上读送气,而去、入则不送气。在粤语发育成长的西江流域的四会、广宁、德庆、封开、怀集、玉林等地则是不论平仄,均为不送气清音。

塞音、塞擦音声母送气与否,在汉语是一个区分意义的突出的语音特征。而浊音清化,又是中古以来多数汉语方言普遍发生的变化。因此,中古全浊声母今读的状况,特别是读塞音、塞擦音时是否送气这个条件就成了区分现代方言的重要标准。

对于这条标准,李小凡2005[⑰]特别地强调:“古全浊声母在今方言里的映射最具系统性和规律性。系统性表现为对共时音系的控制面广,规律性表现为对音韵演变的解释力强。前者即李荣(1985[⑱])所说的“代表性”和“频率”,也就是统辖的字多,控制面越广的要素管的字就越多。后者即丁邦新(1982[⑲])所说的“历史性”和“普遍性”,经受漫长的历史冲刷而不被湮没,而且在各地方音中均留有痕迹的要素对音韵演变的解释力最强。显然,在上述几种音韵特征中,古全浊声母在今方言里的映射是管字最多、历史最久的。”

到目前为止,对于河源、惠州本地话的归属,多数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客家话还是粤语研究的圈子,都相当一致地划分到客家话,这一条应该是重要的语音条件。如果这条不考虑的话,那么粤语与客家话的判别标准就动摇了。刘叔新2007[⑳]讨论东江流域本地话的属性时,却回避这条重要的语音标准的重要性,未能对此做出很好的回复,因此未能从根本上撼动这些本地话属于客家话这个定性结论。刘先生认为“粤语高雷系吴川话与钦廉系的合浦话里,古全浊今为塞音、塞擦音的声母,在仄声条件下也都念送气清音声母”,言下之意是粤语也能容纳惠州河源本地话的全浊声母今读送气音。

本文认为,惠州、河源一带与一般意义上的客家话地理相连,在这个重要的标准上与多数粤语相违背而与客家话完全高度一致,划分到粤语是很难通过的。刘文在并未证明全浊声母读送气是粤语根本属性(反而不送气却见于多数粤语,具有普遍性),也并未否认前人认为全浊声母读送气是客家话基本特征(见于所有客家话)的情况下,把处于边缘粤语吴川,合浦的特例当作证明惠州也是粤语的做法是不妥的。吴川全浊声母今读送气应当看作是粤语性质淡化的表现。并且在没有更多的证据说明吴川方言与惠州本地话有特别渊源的情况下,吴川与惠州在全浊声母今读送气清音上的表现是否同一亦无法得知。

2,             非敷奉母多数读唇齿音,微母读同明母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vɔŋ21

vN13

fN11

fɔŋ41

fɔŋ31

foN45

 

xun33

fun44

hun44

hun44/pun44

fun44

f¬n33

 

vi33

vi44

fi44

fui44

fui44

f¬i33

vɛ21

vEi13

fiE11

fɛi41

fui31

f¬i45

 

xoŋ33

xuN44

huN44

huŋ44

fuŋ44

f¬N33

vi53

vi11

fi53

fui35

fui53

f¬i45

 

van33

van31

fan44

fan44

fan44

fan33

man33

man31

man44

van44

man44

van33

 

mbɔn33

mbun31

mun44

mun41

mun31

m¬n45

值得注意的是,非敷奉声母只有龙川、和平两地一律读f-声母,而其余南部的四个地点则有条件变异----在以u或者o(u<u)为主要元音(中古的遇、臻、通三摄)的条件下读作h/x声母,而其余来自其余韵摄主要元音为i/ɛ/a时则在博罗与惠州演变为v-声母,这个特点与周边的粤、客其他方言点都不同(参见上表“放飞肺肥饭”读音)。

       这个演变还涉及晓溪母合口的相应变化: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vai21

vai13

fai11

khai41

khai31

khai45

vɔ35

v35

f55

fɔ13

fɔ35

fo13

va33

va44

fa44

fa44

fa44

fa33

vɔi33

vi44

fi44

fɔi44

fɔi44

foi33

这种变化,我们概括为“V变”:f辅音在一定条件下变为v辅音。

这个演变是有条件的,看起来跟f后面的音节结构有关—如果是单一的u或者以u为音核的则不发生“V变”。例如“分蜂副”,在博罗是xun/xoŋ/xu,在惠州则是fun/hɔuŋ/fu,只有在后接的圆唇成分不担当韵核时,才引起“V变”,以“花”为例说明:

第一个阶段是:*hua>fua--------------晓母合口唇化

第二个阶段是:*fua>fva--------合口成分转化为唇齿音v

第三个阶段是:*fva>va----浊唇齿音替换了音首

音节结构中的中介成分是否韵核,从而导致声母变化的情况,还见于我们讨论过的粤东北三县及粤中和平县见组及细音分化不平衡的问题,详细请看 严修鸿 黄良喜2008[21]

3,             声母的文白对应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xu35白

khu35文

fu35

hu55

khu55

hu13

khu13

fu35

khu35

khu13

tiɐp5

thiɐp5

tiÃp5

thiÃp5

tiap5

thiap5

tiap35

thiap35

tiɛp35

thiɛp35

tiŒp45

tshim3白sim33

sim44

 tshim44

tshim44

tʃhim44

tshim33

tshi21白

si21文

si13

si11

si41

tʃhi31

ʃi31

tsh45

s45

溪母字在粤语绝大部分读擦音,上述5个点的“苦”字有kh-的文读层,与梅县相同。“贴”字,客家话一般有不送气的对应,上述6点都有这个读法。书母字,客家话有读同塞擦音的特别字,在东江本地话里有相同的对应。

4,             溪母的读音

溪母在客赣粤方言中都有擦音化的演变。河惠本地话也是如此,一部分还保留kh-的读音: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khɛ33

khEi44

khiE44

khɛi44

khɛi44

khŒi33

khi33

khy44

khy44

khi44

khy44

tshi33

khui33

khui31

khui44

khui44

khui44

kh¬i33

khɐk5

khiak5

khat5

khɛt35

khɛt35

khet45

一部分则是擦音化了,有些地点擦音化以后,还有后续的hu>f>v,hi>ʃ>s之类的变化

xu35

fu35

hu55

hu13

fu35

khu13

xi21

xy13

hy44

hi41

ʃi31

s45

xɔi33

xi44

hi44

hɔi44

hɔi44

hoi33

vai21

vai13

fai11

khai41

khai31

khai45

xi21

xi13

hi11

hi41

ʃi31

s45

xiɐm21

xiÃm13

hiam11

hiam41

khiɛm31

sam45

xɔŋ33

xN44

hN44

hɔŋ25

hɔŋ44

hoN33

xɔk5

xk5

hk5

hɔk35

hɔk35

hok45

xɐŋ35

xiaN35

han55

hɛn13

hɛn35

hen13

xak5

xak5

hak5

hak35

hak35

khak45

xiɐŋ33

xiaN44

hiaN44

hiaŋ44

khiaŋ44

saN33

xok5

xuk5

huk5

khuk35

khuk35

kh¬k45

就具体字而言,“快轻欠哭”等在客家话比较少见擦音化,可能是粤语渗透的结果。

5,             和平见组塞音演变的不平衡现象

粤北的和平县见组塞音发生了分化,一部分读K-类,一部分读TS-类,凡KiC型不发生变化而KiAC型的音节发生了TS音变(KiACàTSAC),音变的结果不同,但是音节结构条件却与梅城类似(参见严修鸿,黄良喜2008[22]

     

kàts         

kh à tsh

io

à

o

 

ia

à

a

 

□蜘蛛   

ioi

à

oi

 

睡疲劳

iau

à

au

叫娇

桥轿

iam

à

am

捡兼检剑

槛谦钳

iun

à

un

军均君

菌群

ion

à

on

建娟

权犬

ioN

à

oN

iot

à

ot

iap

à

ap

iak

à

ak

 

剧屐

iok

à

ok

iaN

à

aN

颈镜惊

 

不变的

   

k不变

kh不变

i

不变

寄几机基拘饥

棋奇其

iu

不变

九救

舅旧求球

it

不变

橘吉

in

不变

今京紧劲

近勤

im

不变

金锦禁

琴禽

ip

不变

急级

6,             精庄知章的分混

河惠本地话多数地点读为一组塞擦音ts-,这个类型在周边的粤语、客家话都常见,唯有

龙川一地,知组三等与章组读作舌叶音与精庄组对立,这个类型与南部兴宁、五华、海陆丰等地的客家话相近。另据张文科2005[23]研究,紫金古竹等地的本地话也是与龙川一致。以下以“装、浆、张、章”四字来展现这四组声母的发音部位的分混: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tsN33

tsN44

tsN44

tsN44

tsN44

tsoN33

tsiN33

tsiN44

tsiN44

tsiɔŋ44

tsiɔŋ44

tsioN33

tsN33

tsN44

tsN44

tsN44

tʃɔŋ44

tsoN33

tsN33

tsN44

tsN44

tsN44

tʃɔŋ44

tsoN33

龙川、紫金本地话的舌叶音是系统的一套tʃ、tʃh、ʃ均具,而非刘叔新2007认为只有擦音ʃ。龙川的类型反映的是两套塞擦音对立的格局,也应是本地话其他地点早期的类型。

7,匣母存古三则:荷,峡,惶

匣母在闽、赣、客、吴方言都有读同群母的古老层次(李荣1965,万波1995,严修鸿2004)[24],东江流域的本地话也有一些字反映了这个读音层次。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khiɐp2

khiÃp2

khiap1

khiap3

khiɛp4

tshap3

khai33

担tam44

khai11

khai41

khai31

khi33

khɔŋ53

惶khN11

惊kiaN44

khɔŋ35

khɔŋ53

khoŋ45

“荷,《广韵》上声哿韵匣母,胡可切:“负荷也。”《论语–微子》:“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蓧。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又陶渊明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锄归。”荷,此前含义都是“一头负重”,到了唐代就引申为“肩挑”了:“妇姑簟食,童稚携壶浆。”(白居易诗《观刈麦》)。客家话歌韵读ai者乃白读层次的存古读法,同是歌韵读ai的有(除非特别说明,一般注上梅县音,下同)“我Nai2、拖thai1、搓tshai1、哪nai56、大thai56”等等。浊上归阴平正好符合客家话白读对应,“坐、舅、苎、柱、旱”等浊上自均有读阴平者。此字读kh-正是匣母归群的佳例。

荷,作为“挑担”含义的,其他方言还真不多见(赣中吉水khai1,赣东极少数也说),基本上可以看作客家方言的特征词。大概与山区的劳作方式密切相关,山区道路崎岖,挑担是重要的运输方式,代代相传,或许这样的原因,保存了这个古音古义。

而“害怕”叫做“惶”的说法,颇独特,继承了古代汉语的说法,是这个地区的特征词。

(三)韵母特点

1,保留相对完整的鼻音及塞音韵尾

山臻对应于n/t,咸深对应于m/p,宕江曾梗通基本对应于ŋ/k韵尾,详情如下: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sam33

sam44

sam44

sam44

sam44

sam33

 

ap35

ap5

ap5

ap35

ap35

ap45

lim53

lim11

lim53

lim35

nim53

lim45

 

lip2

lip2

lip1

lip3

lip4

lip3

ŋgiɛn53

niEn11

ŋiɛn53

ŋiɛn35

ŋiɛn53

nien45

 

tsiɛt5

tsiEt5

tsiɛt5

tsiɛt35

tsiɛt35

tsiet45

mbɔn53

mn11

mɔn53

mɔn35

mun53

m¬n45

 

tshut5

tshut5

tshut5

tshut35

tʃhut35

tsh¬t45

kɔŋ33

kN44

kN44

kɔŋ44

kɔŋ44

koN33

 

kɔk5

kk5

kk5

kɔk35

kɔk35

kok45

kɔŋ35

kN35

kN55

kɔŋ13

kɔŋ44

koN13

 

xɔk2

xk2

hk1

hɔk3

hɔk4

hok3

tɐŋ33

tiaN44

tan44

tɛn44

tɛŋ44

ten33

 

mbɐk2

mbiak2

mat1

mɛt3

mɛt4

met3

 

pɐŋ55

pEn44

pin44

pin44

pin44

pin33

 

tshɐk2

tshEt2

tshit1

tshit3

tʃhit4

tshit3

saŋ53

saN11

saN53

saŋ35

ʃaŋ53

saN45

 

tshak5

tshak5

tshak5

tshak35

tʃhak35

tshak45

 

pɐŋ55

pEn44

pin44

pin44

pin44

pin33

tsoŋ33

tsuN44

tsuN44

tsuŋ44

tʃuŋ44

ts¬N33

 

tsok5

tsuk5

tsuk5

tsuk35

tʃuk35

ts¬k45

曾梗摄有些例外,请注意“灯墨冰直兵”,在博罗符合常例对应,都是ŋ/k韵尾,惠州的“灯墨”也符合ŋ/k韵尾,可是“冰兵直”也发生了动摇。这几个梗/曾摄读为n/t,应该是客家话渗透的结果。博罗在这点上最为靠近粤语。

2,半数以上地点有撮口呼

这个特点如同赣南(大余、兴国)、粤北(翁源、连南)、漳州(秀篆)的客家话,周边的粤语也一样。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khiɛ55

khyÃ11

khyE53

khiɔ35

khiɔ53

tsho45

xiɛ55

xyÃ44

hyE55

hiɔ44

ʃɔ44

so33

tsy55

tsy44

tsy44

tsi44

tʃy44

ts33

sy33

sy44

sy44

si44

ʃy44

s33

sy35

sui35

sui55

sui13

ʃy35

s13

tshy33

tshy13

tshy11

tshi41

tʃhy31

tsh33

tsy35

tsy35

tsy55

tsi13

tʃy35

ts13

sy33

sy31

sy44

si44

ʃy44

s33

khi33

khy44

khy44

khi44

khy44

tshi33

jy21

jy13

y11

zi41

y31

i13

tshyɔn53

tshn11

tshɔn53

tshɔn35

tʃhɔn53

tshon45

tsyɔn55

tsn44

tsɔn44

tsɔn44

tʃɔn44

tson33

jiɔn21

ndzyn13

ŋyɛn11

ŋiɔn41

ŋiɔn31

ŋion33

khiɛn53

khiEn11

khyɛn53

khiɔn35

khiɔn53

tshon45

jyɔn53

jyn11

yɛn53

zɔn35

iɔn53

ion45

jyɔt2

ndzyt2

ŋyɛt1

ŋiɔt3

ŋiɔt4

ŋiot3

jyɔn53

jyn11

yɛn53

zɔn35

iɔn53

ion45

jyɔn21

jyn13

yɛn11

zɔn13

iɔn35

ion13

jyɔn33

jyn31

yɛn44

zɔn44

iɔn44

ien33

各点的撮口韵并不均匀,北部的和平、连平没有这个特点。其余各点以博罗、惠州、河源三地比较突出,见于果、遇、山三个摄的三四等字。这个特点客家话不少地点仍具备,因此不能作为河惠本地话与客家话互相区别的特征。

3,         蟹、效、咸、山三摄一二等的区别

蟹、咸、山三摄的一二等还保留区别的层次,效摄一二等则不再区分。这点与兴宁、惠阳等地客家话完全相同。在效摄一二等合并方面,与周边粤语大有差异。

蟹摄一二等相区别: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该(蟹一)

kɔi33

ki44

khi44

khɔi44

kɔi44

koi33

街(蟹二)

kai33

kai44

kai44

kai44

kai44

kai33

菜(蟹一)

tshɔi21

tshi13

tshi11

tshɔi41

tshɔi31

tshoi45

柴(蟹二)

tshai53

tshai11

tshai53

tshai35

tshai53

sai45

效摄一二等等同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宝=饱

pau35

pau35

pau55

pau13

pau35

pau13

高=交

kau33

kau44

kau44

kau44

kau44

kau33

咸摄一等的覃韵与谈韵不同,覃韵部分口语用字保留了早期区分一二等的层次,而谈韵则与二等咸韵混同: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暗(覃)

ɐm21

iam13

m11

ɛm41

ɛm31

Œm45

盒(合)

xɐp2

xap2

hp1

hɛp3

hɛp4

hŒp3

蓝(谈)

lam53

lam11

lam53

lam35

lam53

lam45

咸(咸二)

xam53

xam11

ham53

ham35

ham53

ham45

山摄在见系声母条件下保留一二等对立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xɔn33

xn31

hɔn44

hɔn44

hɔn44

hon33

kan33

kan44

kan44

kan44

kan44

kan33

4,         a无时长对立

大部分粤语地区在复合的阴声韵、阳声韵、入声韵里元音a有长短之别,长元音为a,短元音为ɐ,是个对立的音位。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pɐk5

piak5

pat5

pɛt35

pɛt35

pet45

pak5

pak5

pak5

pak35

pak35

pak45

sɐŋ33

sEn44

sin44

sin44

ʃin44

sin33

saŋ33

saN44

saN44

saŋ44

saŋ44

saN33

kai33

kai44

kai44

kai44

kai44

kai33

kɛ55

kEi44

kiE44

kɛi44

kɛi44

kŒi33

sam33

sam44

sam44

sam44

sam44

sam33

sim33

sim44

sim44

sim44

sim44

sim33

只有博罗ɐ 在ŋ/k前,有类似粤语的元音长短(兼有松紧)的对立。

5,         流一三区别

多数粤语不区分流摄的一三等,河惠本地话则能够区分,如同梅县客家话。

例字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lɐu53

liau11

li53

ləu35

lɛu53

ləu45

liu53

liu11

liu53

liu35

liu53

liu45

tsɐu35

tsiau35

tsi55

tsəu13

tsɛu35

tsəu13

tsiu35

tsiu35

tsiu55

tsiu13

tsiu35

tsiu13

kɐu35

kiau35

ki55

kəu13

kɛu35

kəu13

kiu35

kiu35

kiu55

kiu13

kiu35

kiu13

6,         效、山、咸三摄三四等字的主要元音

效山咸三四等字主要元音为a/ɔ/e,-i-作为介音而存在,这全如同客家话,而尚未像多数粤语那样合并为单一的i元音韵(广州分别为iu/im/ip/in/it)。

摄/等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效三

siɐu21

siu13

siau11

siɔu41

siau31

siŒu45

效四

kiɐu21

kiu13

kiau11

kiɔu41

kiau31

tsau45

咸三

tsiɐm33

tsiÃm44

tsiam44

tsiam44

tsiɛm44

tsiŒm33

咸三

tsiɐp5

tsiÃp5

tsiap5

tsiap35

tsiɛp35

tsiŒp45

咸四

tiɐp5

tiÃp5

tiap5

tiap35

tiɛp35

tiŒp45

咸四

thiɐm53

thiÃm11

thiam53

thiam35

thiɛm53

thiŒm45

山三

mbiɛn33

mbiEn31

miɛn44

miɛn44

miɛn31!

mien45

山三

ŋgiɛt2

ndziEt2

ŋiɛt1

ŋiɛt3

ŋiɛt4

ŋiet3

山四

ŋgiɛn53

niEn11

ŋiɛn53

ŋiɛn35

ŋiɛn53

nien45

山四

tsiɛt5

tsiEt5

tsiɛt5

tsiɛt35

tsiɛt35

tsiet45

清晰地保留介音-i-后的这些韵母,是“本地话”至今听起来很像客家话的主要因素。

7,         魂桓合韵的问题

魂韵字有些读入桓韵:

摄/等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臻合一魂

mbɔn53

mn11

mɔn53

mɔn35

mun53

m¬n45

臻合一魂

phɔn21

phn13

phn11

phɔn41

phun31

ph¬n45

臻合一魂

lɔn33

ndun31

nun44

lun44

nun44

n¬n45

臻合一魂

tshɔn21

tshn13

tshɔn11

tshun41

tshun31

tsh¬n45

臻合一魂

sɔn33

sn44

sɔn44

sɔn44

sun44

s¬n33

山合一缓

mbɔn21

mn13

mɔn11

mɔn41

mɔn31

mon13

山合一桓

tɔn33

tn44

tɔn44

tɔn44

tɔn44

ton33

这个特点还见于福建连城北部方言的部份地点:

摄/等

隔川

灵地

罗坊

北团

臻合一魂

tshəŋ33

tshɤ33

tshei3

tshʌɯ33

 

pəŋ42

pɤ41

pei41

pʌɯ42

山合一桓

təŋ33

tɤ33

tei3

tʌɯ33

另外,地理上不远的赣南大余有类似的表现:

魂韵:嫩lɔ̃¹、村tshɔ̃¹、寸tshɔ̃⁵、孙sɔ̃¹

桓韵:端tɔ̃¹、乱lɔ̃¹、酸sɔ̃¹

粤语也是如此,广州话:门mun21--满mun13;村tshyn55---短tyn35,酸syn55。

8,         合口二等读开口

摄/等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假合二

ka55

ka44

ka44

ka44

ka44

ka33

假合二

ŋa35

Na35

Na55

ŋa13

ŋa35

ŋa35

蟹合二

kai21

kai13

kai11

kai41

kai31

kai45

蟹合二

ka21

ka13

ka11

ka41

ka31

ka45

山合二

kan33

kan44

kan44

kan44

kan44

kan33

山合二

kat5

kat5

kat5

kat35

kat35

kot45

二等韵的合口成分脱落,这个特点与兴宁、五华、惠阳以及赣南的寻乌等地客家话相同。而多数粤语则是二等合口成分非常稳固。

9,         部分果/止字白读ɔi

摄/等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果开一

ŋɡɔi21

Ni13

Ni11

ŋɔi41

ŋɔi31

 

果开一

kɔi21

ki1

ki11

kɔi13

   

止开三

sɔi21

si13

 

sɔi41

ʃɛi31

sɐi33

说明:个,用于指代词,表示“那”。

这几个字属于本地话比较独特的演变,延伸到陆河县也有类似的分布:我ŋɔi35个kɔi31。一般的客家话则是读为ai韵。

10,    开口元韵有合口成分

摄/等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山开三愿

kiɛn21

kiEn13

kyɛn11

kiɔn41

kiɔn31

tson45

其中河源因调查字比较多,材料更加充分:键khyɛn44,健khyɛn44,言ŋyɛn53,轩hyEn44,献hyEn11。

山摄的阳声韵开口的仙韵与元韵、薛韵与月韵是一对重韵,现代汉语方言中保留这一对重韵区别的方言主要见于闽语区,开口月韵的例子以往的材料反映的较少,以下暂且列举闽语区中仙、元相别的例子,如(以下标调是以数字表示调类):

福州:建kyN5、健kyN6、献xyN5、言NyN2;

建瓯:建kyIN5、健kyIN6、献xyIN5、言NyIN5;

武夷山:建kyiN5、健kyaiN6、言NyiN2、献xyiN5。

连城北团:言Ngui2、建kui/5、健kui6;羯kui/7

(四)河惠本地话的词汇概况

本次调查482个词语,其中6点一致的有227条,5点一致的68条,4点一致的有75条,这三部分相加370条,占了总数的76.8%,这是内部词汇一致的方面。其余3点一致的75条,2点一致的26条,6个地点各不相同的11条,这些则是歧异的部分,占23.2%。河惠本地话与客家话、粤语都毗邻,有长期的接触关系,彼此之间有大量共享的词语。同时,本地话也有一部分词语比较独特,少见于其他地方。以下就以5个以上地点都相同的部分295条词语(反映了内部一致的方面),作分析统计,得出:

类别

词汇关系

条目

百分比

A

仅与客相同的,不见于普通话、粤语者

63条

21.3%

B

仅与粤语、客家相同,不见于普通话

104条

35.3%

C

与普通话、粤语、客家相同的

93条

31.5%

D

仅与普通话、客家同,与粤语不同者

7条

2.4%

E

仅与粤语同,与普通话、客家不同

13条

4.44%

F

仅与普通话、粤语同,与客家不同

3条

1%

G

本地特有,不见于普通话、粤语、客家者

12条

4.06%

H

仅与普通话同,而与客家、粤语不同

0条

0%

 

合计

295条

100%

说明:客家话主要参照梅县,粤语主要参照广州,兼及其他地点。

从以上统计大略可知,在各点比较一致的那些极常用词汇中,与客家话最为接近(ABCD四类,267条,占90.5%)。与粤语则有72.2%(BCEF四类213条),与普通话相同的有103条(CDFH四类)34.9%。本地特有而内部一致的词语并不多。

       限于篇幅,如下部分地列举以上条目A、E、G三类的对照表,以便读者管窥其词汇面貌的大略。

A类举例:仅与客家相同的,不见于普通话、粤语者

词条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狭khiɐp2

khiÃp2

khiap1

khiap3

khiɛp4

tshap3

笨phɔn21

phn13

phn11

phɔn41

phun31

ph¬n455t¬i33

干净

伶俐lɐŋ53 li33

lEn11li31

liaN53li11

liaŋ35-41 li44

liaŋ53-31 li44

liaN45-31i33

啱ŋam35

着tshk2

tshk1

tshɔk3

tʃhɔk4

tshok3

□lun35

ndun35

nun55

lun13

nun35

n¬n13

扌方paŋ33

paN44tsa35

paN44

paŋ44

paŋ44

paN33

飙piɐu33

跳thiu13

piau44

piɔu44

piau44

piŒu33

爬虫~

缘jyɔn53

jyn11

yEn53

爬pha35

iɔŋ53

ion45

揽lam35抱phau21

lam35

lam55

lam13

lam35

lam13

偋piɐŋ21

piaN13

piaN11

piaŋ41

piaŋ31

piaN45

层tshɐŋ53

叠thiÃp2笠liap5

tshan53

叠thɛp3层tshɛn35

tshɛn53

tshen45

挑~担

荷khai33

担tam44

担tam44荷khai11

khai41

khai31

khi33

挑挑选

拣kan35择thɔk2

拣kan35择thk2

thk1

thɔk3

thɔk4

thok3

玩儿

嫽liɐu33

liu31

liau44

liɔu44

liau44

liŒu33

只tsiɐk5

tsak5

tsak5

tsak35

tʃak35

tsak45

一床被

翻van33

van44

fan44

fan44

fɔn44

张tsoŋ33

涿tok5

tuk5

tuk5

tuk35

tuk35

tuk45

系~鞋带

绹thau53

thau11

绑pN55

羁kɛi44绹thau35

thau53

thau45

洗澡

洗身sɛ35-33sin33

洗身sEi35sin44冲凉tshuN44liN11

洗身siE55sin44

冲凉tshuN44liN53

sɛi13-55sin44

sɛi35-55ʃin44

sŒi13-45sin33

蜻蜓

囊=尼lɔŋ53li55

=nN11ni11

nN53ni24

zɔŋ35-41li35

nɔŋ53-31ni53

55nŒm45-31mi45

玉米

包粟pau33-53sok5

pau44suk5

pau44suk5

pau44suk35

pau44suk35

pau33s¬k45

头颅thɐu53la55

thiau11na11

thi53na53

thəu35-41la35

thɛu53-31na53

thəu45-31na45

阴茎

引lin35

lin35

lin55

lin13

lin35

引牯lin13-45k¬13

坟墓

地thi33,山san55

坟墩vun11tun44坟墓vun11mbu31

thi44

地坟thi44hun35

thi44

thi33

外祖母

姐婆tsiɛ35-33phɔ53

tsia35ph11

tsia55ph53

tsia13-55phɔ35

tsia35-55phɔ53

tsiŒ13-45pho45

弟弟

老弟lau35thɛ21

细佬sEi13lau35老弟lau35thEi13

lau55thiE11

lau13-55thɛi41

lau35-55thɛi31

lau13-45thŒi33

吃午饭

食晏昼sɐk2an21-53tsiu21

食昼sEt2tsiu13

sit5tsiu11

sit3tsiu41

ʃit4tʃiu31

sit3tsiu45

吃晚饭

食夜:sɐk2jia33

食晚sEt2man13

sit5ia44

sit3za44

ʃit4ia44

sit3ia33

哪个

哪只lai55tsiɐk5

nai13-22tsak5

nai44tsak5

哪个lai13•kai35

nai31 tʃak35

nai13tsak45

哪人lai33ŋɡin55

哪谁nai31-22sui11

nai44tsak5

哪个lai13•kai35

哪亻舍nai31sa53

nai13tsak45

E类举例:仅与粤语同,与普通话、客家不同

词条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晏an21

晏an13迟tshi11

an11

an41

an31

迟tsh45晏on45

睇thɛ35

thEi35

thiE55

看khɔn41

thɛi35

thŒi13

拱oŋ35

uN35

uN55

uŋ13

uŋ35

uN13

讠念lɐm35

nam35

nam55

lɛm13

nɛm35

nŒm13

睏xun21

困fun13

睏hun11

睡sɔi44困hun41

睏fun31

困f¬n45

水坑儿

水胆sui35-33tɐm21

水胆仔sui34tiam35tsEi35

sui55tm55

sui13-55tɛm13

ext-align: left’" align=left>舌脷set3lŒi45

瞎子

盲眼maŋ53ŋan35

瞑仔maN11tsEi35

maN53Nan24

盲眼仔maŋ35-41ŋan13-55tsɛi13

盲子maŋ53-31ɛi35

瞎眼佬hat45ŋan13-45lau13

婆婆

家婆ka33phɔ53

ka44ph11

ka44ph53

家娘婆ka44ŋiɔŋ35-41phɔ35

ka44phɔ53

老家lau13-45ka33

儿子

仔tsɛ35

阿仔a44tsEi35

阿仔a44tsiE55

阿仔a44tsɛi13

仔tsɛi35

仔tsŒi13

谜语

估ku35

估仔ku35tsEi35

ku55

ku13

令liaŋ44

k¬13

G类列举:本地特有,不见于普通话、粤语、客家者

词条

博罗

惠州

河源

连平

龙川

和平

5vɛ35

vEi35

vi55

vɛi13

vɛi35

熬=Nau45

□□ɐp2tɐp5

膩nEi13

niE11

lɛi41

nɛi31

nŒi45

5lɐp5

niÃp5

np5

lɛp35

nɛp35

nŒp45

呕ɐu35

呕iau35

瀹jik2

呕i55

瀹ik1

呕əu135ɔk3

呕ɛu35

呕əu13

董=toŋ35

tuN31

tuN55

撞thuŋ44

tuŋ35

tuN13

惶khɔŋ53

khN11

惊kiaN44

khɔŋ35

khɔŋ53

khoŋ45

块一~钱

吊tiɐu21

tiu13

tiau11

tiɔu41

tiau31

元ion45

一棵树

蔸tɐu33

坡=ph44

蔸tiau44

ti44

təu44

tɛu44

təu33

肚钹tu35-33phat2

tu35phat2

tu55-11phat1

tu13-55phat3

tu35-55phat4

t¬13-45phat3

这么

贡koŋ21

kuN13

kuN11

kuŋ41

kɔŋ31

计=kŒi45

小结:族群认同与语言定性

这种具有一定特点的河惠本地话群体,对明清以来在广东兴起的客家族群认同有内部不同的反应。据了解,其中河源地区的各个县市往往认同客家,而惠州、博罗两地则出现分化,一部分本地人不认同客家。这可能与历史上珠江三角洲一带发生的土客械斗有关系,惠州、博罗两地临近这些冲突地带,早年因为争夺资源甚至与来自兴梅一带的后来移民发生过争执,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河惠本地话的使用者不认同客家是可以理解的。地缘认同往往与比较小区域的语言共同体相联系,正如潮汕方言群体目前不认同闽南人一样,客家话群体内部出现族群认同上的分化,也是很正常的。就目前而言,客家认同也不是完成式,而是正在进行的事件。在四川,客家话被称做“土广东话”,在粤西被称作“涯话”,在浙江南部,则被称作“汀州话”,如此等等,均可见客家话的认定,并非完全靠当地小范围的地缘认同可以取代。实事求是,根据这些语言的形成历史,现时的结构特征来综合判断才是更加要紧的。

从纯粹语言特征的角度来看,河惠本地话更多地与客家话接近,比如普遍缺乏阳上调,有5个地点浊上字的口语用字读如阴去调;次浊声母字不完全读同阳调,有些字与清声母字同调;阴入未分化,如同客家话。特别是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者一律送气,这是客家话大面积一致的特点,河惠本地话与一般的客家话表现完全相同。韵母方面,效摄一二等则不再区分,这与兴宁、梅城、惠阳等地客家话相同。[a]元音无时长对立,流摄一三等仍互相区别;效、山、咸三摄三四等字的主要元音保留,i介音独立存在;合口二等读同开口等等,这些特点往往辖字范围广,特征显豁,反映了语言面貌的大局。把河惠本地话看作粤语,面临的困难更大,照刘叔新先生的思路,如果粤语接纳了河惠本地话作为下位的变体,那么可能会导致粤语概念的瓦解,甚至梅县话也可以算入粤语的范畴了。

从广东的文化整体面貌而言,大致是闽、粤、客三分的格局:粤东沿海潮汕地区、海陆丰、中山部分乡镇、雷州半岛等地分布的是闽方言区域;西江流域、粤西南及省府广州附近区域则是流行粤语;而粤北的北江流域、粤中的东江中上游、粤东的韩江流域上游则是客家方言通行的所在。惠州与粤东密切相连,历史人民往来频繁,是客家先民长期共同耕耘的家园。如果过分强调惠州话的特异性质,则与闽、粤、客三足鼎立的大局相矛盾,在地域、人口上亦不成比例。另外,就内部而言,东江流域的“本地话”内部自龙川至惠州,龙川、河源也有认同客家的群体,如果把惠州、博罗分裂出去,也是不合现实的。就通话情况,龙川的佗城与一般的兴梅客家话之间基本直接就可以通话,这正是文化共同体的见证。

       作为有长久历史,且具有一定分布范围的河惠本地话,它也有一些自己的个性,比如魂桓合韵,非敷奉母多数读唇齿音,微母读同明母,溪母的读擦音范围更广,半数以上地点有撮口呼,部分果/止字白读ɔi韵,开口元韵有合口成分,多数地点浊去归阴平等,这些都是局部的特点,并不能根本上撼动它作为一种有地域特点的客家话而存在的局面。

       部分人士执着于河惠“本地话”与“客家话”分离的看法,其实来自族群认同与语言定性之间的矛盾。必须承认,说本地话的人有很多不认同客家,因此导致认为本地话肯定不是客家话。殊不知,语言认同与语言定性之间有交叉重叠的地方,也有不一致的时候。本文不过是将语言学界的看法转述一下,另外我也刚好做了一些调查,可以根据自己的研究经验谈谈看法。粗暴地干涉他人认同,是不妥的。但是我们要尽可能把问题说清楚,把学术界的见解,根据交代清楚,把族群认同与语言定性是中间的参差说明白。

潮汕人也不认同闽南人了,很多也不认为是闽南话,可是学术界就是根据其语言本质特征来断定:潮汕话是闽南话的一支。从文化源流角度看,潮汕与闽南是很难断开的。惠州话的情况何尝不是如此呢?在语言本质上,多少方言学界的专家,不论是否为客家人,都相当一致的将惠州本地话列入客家话,他们是有过调查,凭事实说话的,这个事实,是语言学上的事实,而非认同上的结论。

从东江乡土文化保存的角度看,把东江本地话看做是客家话的一支,也有利于统一意志,共同协调步骤,从而达到双赢的效果。比如,现在惠州想建设客家话频道,如果接受客家话这个观点,就可以一起将惠城口音考虑进来,当作播报语言的一种。

作者:严修鸿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中文学院

电邮:yanxiuhon@163.net

更新日期: 2011-8-10     浏览次数: 4591
字体:[小] [中] [大]
上一篇文章: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客家话水源音的形成及其特点
友情链接 | 电子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9 惠州客家.all rights reserved IE6.0,DPI:1024×768
本站第 6720388 位访客(2008-04)